突然想起来还有置顶功能,介绍先空会儿等我想想放啥哈哈哈哈哈哈x

关于

在车上闲到摸鱼画的一只私设稼轩w
随手打了个草稿and涂了底色……哪天可能完工就是另一个话题了💦(歪
脑洞大概是来源于看《历史那些事》的时候看到的某个镜头……身披青衫的稼轩,与尘封多时却从未离开他心上的剑。
文武的碰撞总是……非常戳我了。

现在正在上饶窝着……问到了去鹅湖书院的路,但不确定之后能不能顺利找到稼轩的墓orz。
p2是上饶站。莫名地就很喜欢w

ps:还有个没来得及画于是先码了下来的段子w顺便也附一下~
是关于「众里寻『他』千百度」的一种不靠谱猜想。

火树银花粲若白昼的上元夜,上有玉壶光影如冰,下有人间儿女成狂。
他一身青衫,寂然前行,擦肩了粉黛朱颜的佳人,擦肩了三两对饮的文士。深邃眼中的微光没有丝毫因这热闹产生的波动,像只剩一点堪堪盈底的残浆的酒坛,勉力慰藉着英雄的落寞。
人间灯笼落成他身后的星子。他向暗处行去。昏晦的光下看不见他的眉眼。
欢娱声渐渐远了。
忽然,他的步伐一顿。
隔着渐渐松散的人潮,他看见一个阔别了太久又不能再熟悉的身影。红袍的少年执剑四顾,身姿挺拔如青松,眉眼在阑珊处飞扬,被月光薄薄映亮。
少年背对着他,不曾注意到素来少为儿女态的词坛飞将长久的凝望。

意气风发,少年得志。
那是二十二岁的辛幼安。
那是永远活在他心中最深处的辛小将军。

评论(5)
热度(14)

© 晨昏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