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起来还有置顶功能,介绍先空会儿等我想想放啥哈哈哈哈哈哈x

关于

在去世园会的路上逐渐刷新和北京文相祠的最近距离√
开始还以为能至少路过胡同口的……后来发现并不顺路2333。好吧我在想🍑。
最后的结果是504m。跑步或走路不过几分钟,而我还要走上两年。
——但我一定会来的。
我幻想那一天的情形:阳光正好,灿灿地从干干净净清透澄明的天际淋下来。背着双肩小包的姑娘钻出南锣鼓巷地铁站的站台,哼起旧岁重复过无数遍的曲调,欢快地向东边蹦哒而去。
我一定会来的。高考以后,一定会来的。

「于是我 所有梦都消散
只余下一场雪满千山」
——《明日春来》

孔庙和国子监。
没法去进士名单里找廷益。也没法去走路20+分钟的路程之外看右相。有点……遗憾。
……何止是有点。
去年研学去杭州时路过了廷益祠前的小道而不能入。今年研学同样是要在这么近的地方擦肩而过。好吧。留个念想。明年出不得门,两年后还有个盼头。
……

也许我就不适合研学。

……呼。至少躲过了很迷的开笔礼还是令人开心的。

——两年后,一定来见你。

是天坛√
尽量挑了没照到人的图来堆一下xxx

今年的七夕贺图!(然鹅重点只在从嘉身上x)
在肝作业……so……确实水了点orz。
临时没有铅笔所以……直绘鲨我。真的。
就不去tag底下拉低平均水平辽〔瑟瑟发抖〕
总之给从嘉比个心心~

p2是用自带滤镜调过之后意外出现的类似扫描(?)的效果√

【新闻衍生】【拟人】floating

「好冷……?」


周身的凉意冻得他一个激灵。


「可现在是夏天啊……」


他瑟缩着蜷起身子,试探着睁开眼,苦涩的液体刺得双眼有些发痛。耳侧有细碎的水花声,世界似乎被消了一半的音。他终于意识到他是在水里。


「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重新闭上双眼,细致的眉皱成一团。方才的经历梦魇般回放起来。早于常日的降旗,突如其来的拉扯,天旋地转之后,是极响的落水之声……


……似乎还伴着谁的笑声。


他沉默下来。尽管他一直也没有说出些什么,这一刻却连心理活动也沉默了。


他落水的声音反复在他耳畔回放着。那声音摧折着他的心魂。他开始下意识地给这音效配上其他的画面——一腔热血被...

是真的一点都不会写诗的卷硬凑出来的一首七律……(拼命捂脸)
太渣了就不打tag了……瑟瑟发抖……(。
并不正经只是写着好玩的注释比正文长好多orz。时间全花这上面了大概……

最后表白右相。♡。

好久没碰板子惹orzzz
试图画手书分镜稿但卡在没人设上了(。)于是借着画人设图的名义摸鱼画了一只私设右相w
p2是白底版本的图,p3是草稿的一部分w
(输出之后画质感人……orz我下回一定仔细研究画布大小该怎么设置……)

【置顶1.0】尝试一下置顶功能x

〔关于卷本身〕

●圈名即ID,可简称「阿卷」「卷卷」「某卷」「蠢卷(。)」「白卷(bushi×)」等,保留卷字即可w

●话废。几乎不会主动挑起话题,小窗随时可能因为接不上话变身弧蝶(捂脸溜走x)

不太擅长回复,但是每条评论都会认认真真看的qwq 在此谢过所有评论&小红心&小蓝手的亲们!!比哈特(o゜▽゜)o♡!

●有在码字和画画,但是只大号鸽子精,并且产量极低质量不稳定不定期更(chou)新(feng)。

●是个没啥优点的人。但还有一点爱。

〔关于卷的所在圈〕

●历史同人丨朝代拟人——主要待的。

历同:

南宋粉丨明粉丨对先秦两晋唐五代民国等均有兴趣...

【宋末】【二山】过旧雪

闲到开始码同人段子……

我嗑爆二山15551!

〔ooc警告〕〔无考据警告〕〔脑补严重警告〕

走过那条街的时候,身侧的元兵提起一桩旧事。言辞轻佻,颇有耀武扬威之意。

叠山先生闻言抬了眼,生了些打量四周的兴趣。街衢如沸。元人押着他走,队伍两侧满是围观的路人。恍惚间视野内落满了几年前的一场雪。

万人注目。素琼漫天。

他当初——就是这么走过的这一遭?

叠山默默地想。

但他总觉得这一切配不上他正怀想着的人。那人合该受万众瞩目,但不是这里。应是金榜题名的好时分,那人身居游街队伍之首,鲜衣怒马,洒脱轩昂。在人群中一矗,不,在何方矗着,便都是皎然玉山。

就像宝祐四年,二人的初见。

那时的...

在车上闲到摸鱼画的一只私设稼轩w
随手打了个草稿and涂了底色……哪天可能完工就是另一个话题了💦(歪
脑洞大概是来源于看《历史那些事》的时候看到的某个镜头……身披青衫的稼轩,与尘封多时却从未离开他心上的剑。
文武的碰撞总是……非常戳我了。

现在正在上饶窝着……问到了去鹅湖书院的路,但不确定之后能不能顺利找到稼轩的墓orz。
p2是上饶站。莫名地就很喜欢w

ps:还有个没来得及画于是先码了下来的段子w顺便也附一下~
是关于「众里寻『他』千百度」的一种不靠谱猜想。

火树银花粲若白昼的上元夜,上有玉壶光影如冰,下有人间儿女成狂。
他一身青衫,寂然前行,擦肩了粉黛朱颜的佳人,擦肩了三两对饮的文士。深邃眼...

试图在去江西前画一只可可爱爱的文山先生w
西瓜是p2的梗~
不咕的话应该会上色的(。)
(※私设形象除了加根呆毛以外确实莫得特点qvq千人一面选手哭辽……)

一点乱七八糟的想法

时间大概是最残忍的一个纬度了。


它能把自己长到常人难以度量的身躯压缩成一个小小的点,砸在一座小小的城一间小小的屋一方小小的亭上。


譬如杭州。譬如镇江。譬如南京。譬如北京。


西子湖,北固亭,夫子庙,紫禁城。


它甚至可以藏进一个字里。


唐。宋。明。民。


它是不灭的月亮。亘古地照着。抬起头只一团模糊的圆光。


而光已照过了千世万世。

……是卷的意难平衍生的脑洞。

视角大概是一个架空古风坑的主角……不过也不是很重要。

————————


最怕不过入了夜后还闭上眼怀想落日。

那一刹万千光华在眼前绽开。镕金烈火翻滚流泻。微紫的暮色包围着最后一块心怀不甘的灿然,渐渐越漫延越辽远。

一阵晚风掠过。凡躯不受控制地打了颤。睁开眼,凉薄的月华如刀直刺入心底。

像打翻了砚台。墨汁汹涌而出,淹没了整个世界。仅有的光是被封冻的海,蔚蓝中央沁骨冰寒。

扑火的飞蛾死在灯油里。半边翅膀上是焦黑的痕迹。不一会灯火也灭了。

最后的一豆暖黄扼杀在长夜里。

【毫无营养的牢骚话】
吉安怎么又双叒叕在下雨……
我想知道从上个月中旬我在市气象台参加活动闲到看江西洪水的新闻一直到现在,这中间有多长时间江西是没下雨的(。)
(↑虽然我知道也有些个晴天啦……就还是很慌(。))
隔着省界操心到现在……
感jio某人又快可以在他的山里观着大水恰瓜了……

试图画一只温温柔柔的祁先生……!
(差不多就是照着他一幅画像改成了q版orz 当然像不像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挺久没摸鱼了手有点生……怕毁就不上色了……也不污染tag了……

1/6

© 晨昏卷 | Powered by LOFTER